1月17日國務院國有資産監督管理委員會總會計師沈瑩介紹2017年中央企業經濟運行情況,並答記者問。沈瑩体现,2017年中央企業實現利潤14230.8億元,首次突破1.4萬億元,較上年增加1874億元,同比增長15.2%,經濟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爲五年來最好水平。98家中央企業中,49家企業效益增幅超過10%,26家企業效益增幅超過20%,利潤總額過百億的中央企業達到41家。

 襲豔春:

 女士們、先生們,上午好,歡迎大家出席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會。今天我們非常高興的邀請到國務院國資委總會計師沈瑩女士,請她向大家介紹2017年中央企業經濟運行情況,並答复大家的提問。下面就先請沈瑩女士作介紹。

 沈瑩:

 列位媒體朋友,大家上午好。首先感謝大家對國資國企改造發展事業給予的關心和支持,我先通報2017年中央企業經濟運行的情況,之後答复大家的問題。

 2017年,在以習近平同志爲焦点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面對複雜多變的國際國內形勢,國資委和中央企業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認真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造,全力打好瘦身健體提質增效攻堅戰,各項事情取得了明顯成效。國有企業改造全面深化,企業黨建有力加強,國資監管效能持續提高,结构結構明顯優化,運行質量穩步改进,全年經濟效益明顯高于預期,效益的增量和增速雙創五年來最好水平,穩中向好、穩中提質的發展態勢越发鞏固,爲全面開啓中央企業高質量發展新征程奠定了堅實基礎。

 一、營業收入全年保持平穩快速增長。2017年中央企業加強市場研判,緊抓市場機遇,及時調整經營战略,注重發揮品牌管理優勢,加快向價值鏈中高端结构,著力優化産品結構,生産經營持續向好。全年實現營業收入26.4萬億元,同比增長13.3%,全年各季度均保持兩位數增長,增長基礎越发鞏固。98家中央企業中,收入增幅超過10%的有46家,超過20%的有19家。工業企業表現突出,營業收入同比增長15.7%,工業企業的增收額占中央企業貢獻達75%。

 二、經濟效益創曆史新高。中央企業堅持聚焦主業、深耕主業,深化瘦身健體、著力提質增效,發展質量和水平明顯提高。2017年中央企業實現利潤14230.8億元,首次突破1.4萬億元,較上年增加1874億元,同比增長15.2%,經濟效益的增量和增速均爲五年來最好水平。98家中央企業中,49家企業效益增幅超過10%,26家企業效益增幅超過20%,利潤總額過百億的中央企業達到41家。石油石化、鋼鐵、煤炭等傳統行業打了“翻身仗”,爲整體效益增長奠定了基礎;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等行業效益穩步增長,對中央企業整體效益貢獻超過40%;10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試點企業加快培育戰略性新興産業,提高國有資本配置效率,全年效益同比增長31%。

 三、重點行業穩産穩銷。中央企業煤電油運産銷量穩步增長,爲國民經濟平穩運行和保障民生提供了有力支撐。2017年原煤産量同比增長8%,商品煤銷量同比增長12%;電力企業發電量同比增長8.5%,售電量同比增長7.4%;原油産量同比增長1.1%,制品油銷量同比增長3.1%;鋼材産量同比增長9.8%,銷量同比增長6.4%;航空運輸總周轉量同比增長9.2%,水運總周轉量同比增長5.4%。

 四、運營質量穩步提升。經營實力進一步增強,2017年,中央企業資産總額達到54.5萬億元,淨資産總額18.4萬億元,資産總額超過千億的企業有65家。本钱費用得到有力管控,持續開展“本钱管控、效益否決”專項行動,2017年中央企業本钱費用總額增速低于收入增速0.4個百分點,其中三項費用支出同比增長7.7%,低于同期收入增幅5.6個百分點。資産周轉效率進一步提高,“兩金”壓降力度加大,應收賬款周轉率、存貨周轉率同比分別提高0.5次和0.2次,經營活動現金流淨流入同比增長4.8%。

 五、供給側結構性改造成效顯著。持續加大去産能力度,提前超額完玉成年目標任務。2017年,中央企業共化解鋼鐵過剩産能595萬噸、化解煤炭過剩産能2703萬噸,主動淘汰、停建、緩建煤電項目51個,煤炭資産管理平台公司整合煤炭産能1億噸。一企一策“處僵治困”,減虧增盈效果明顯。已累計完成超過1200多戶“處僵治困”任務,其中約有400戶實現市場出清。紮實推進重組整合。國資委監管的中央企業戶數調整至98家;近年來累計減少法人戶數8390戶,減少比例達16.1%,僅管理費用一項就節約135億元。多措並舉降杠杆減負債。2017年末中央企業平均資産負債率66.3%,同比下降0.4個百分點;62家企業資産負債率比上年下降,40家企業資産負債率降幅超過1個百分點。

 六、稅收與社會貢獻進一步提高。全年中央企業累計上繳稅金2.2萬億元,同比增長5.5%,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2.5個百分點,其中41家中央企業上繳稅金增速超過10%。中央電信企業堅決執行“提速降費”,石油石化企業和電力企業認真執行有關産品價格下調政策,有效低落全社會運行本钱約2000億元。帶頭推進節能減排,萬元産值綜合能耗降幅超過國家“十三五”項目進度要求。帶頭參與扶貧攻堅,通過結對幫扶、對口支援和创建産業基金等方法,投入各類扶貧資金近200億元。

 以上成績的取得,底子在于以習近平同志爲焦点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在于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科學指引。這些成績的取得,是社會各界大力大举支持和幫助的結果,更是國企國資廣大幹部職工堅定信心、攻堅克難、銳意改造、砥砺奮進的結果。2018年,國資委和中央企業將全面深入學習貫徹黨的十九大和中央經濟事情會議精神,堅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堅持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堅持穩中求進事情總基調,堅持新發展理念,凭据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和高質量發展的要求,努力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加快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爲促進國民經濟持續康健發展作出新貢獻。根本情況介紹這些,下面我願意答复大家關心的問題。

 襲豔春:

 感謝沈瑩女士的介紹。今天現場有许多外國記者朋友,所以我們摆设了全程英文的同傳。下面進入答問環節,凭据慣例,提問前請通報所在新聞機構。

 中央電視台記者:

 您對2017年中央企業經濟運行的情況總體評價是什麽。另外,我們也注意到中央企業利潤增速創了五年來的新高,爲了實現營業收入和利潤雙快增長,國資委接纳了哪些步伐,謝謝。

 沈瑩:

 謝謝您的提問。應該說面對複雜多變的形勢,2017年中央企業取得了收入效益雙快增長,特別是效益增量增幅雙創五年來新高,這個成績單深受鼓动,非常來之不易。從運行的情況看,我總結有幾個方面的特點:

 一、穩中向好、穩中提質的態勢進一步鞏固。主要表現在主要經營指標都持續向好,穩步增長體現在幾個方面。一是中央企業重點行業的主要産品産銷平穩,煤電油運都保持了産銷平穩增長。二是收入增速比較穩定。2017年四個季度每季度的營業收入增速都在兩位數以上。三是利潤的增長比較穩定,全年各月的效益增速都在15%以上。同時,從效益的結構來看也越发穩定。中央企業的營業利潤占整個效益的比重比原來有很大的提高,營業利潤占利潤總額的比重達到97.7%,表明我們中央企業的主業盈利能力更強。在營業結構裏工業企業占的比重比較大,并且工業企業的效益增速達到18.7%,高于央企效益平均增速。中央企業的資産主要漫衍在工業企業,工業企業能實現穩中向好、穩中提質,對整個中央企業穩中向好的趨勢是極大貢獻。

 二、运行质量全面改进。从中央企业全年的报表来看,有几个方面能够充实体现运行质量在全面改进。一是全年各月的效益增速都快于同期的收入增速,这说明中央企业的本钱用度控制力度在加大,投入产出的效率在提高。二是从周转效率来看,应收账款、存货这些流动资产的增速也大大低于同期收入的增速,说明周转效率在提升。三是资本结构在优化,2017年的报表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中央企业的权益性资本也就是净资产的增速到达了9.1%,高于同期资产总额的增速。适才我给大家通报了,中央企业到12月末的资产总额是54.5万亿,同比增长8%,但是净资产同比增长到达9.1%,这个增速高于资产的增速,说明资本结构在优化,权益性资本在增加。四是从企业的漫衍来看,大企业运行质量提升的刊行动用在提高。中央企业实现年度利润凌驾100亿的企业团体数量到达41家,比上年同期增加4家。大企业的营业能力在提升,对整个运行质量也是很好的改进。無论是从投入产出的效率,照旧从资产的周转效率,照旧从资本结构的配置结构来看,资产质量都在提升。

 三、中央企業2017年結構優化的亮點突出。我們感覺結構方面的事情和變化都有很好的呈現。一是中央企業主動化解過剩産能,我們都給大家報道過,中央企業在這一輪鋼鐵、煤炭化解過剩産能過程中,不僅淘汰落後産能,并且主動淘汰一些低效産能,每年都提前超額完成事情任務。二是率先啓動“處僵治困”事情,“僵屍企業”的處置是化解過剩産能的“牛鼻子”,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造的重要任務。國資委和中央企業率先啓動了“僵屍企業”的處置治理事情,通過一年來的事情取得很好的成效。三是強力推動法人戶數壓減層級事情。中央企業的集團下面有许多子公司,管理鏈條比較長,爲了減少疏散,提高運行效率,從2016年開始,國資委強力啓動壓減事情,到現在也超額完成了年度的目標任務。四是全力攻堅分離辦社會職能。包罗供水供電供氣,還有辦教育、辦醫療機構、市政等職能都在順利推進。結構調整的亮點還有加大了央企之間的重組整协力度,中央企業的戶數調整到98家,并且重組整合的方法和力度都有很大的提升,通過橫向聯合、産業鏈整合、專業化重組,我們進一步提高了企業的資産配置效率,推動資源向優勢企業会合。傳統産業升級改革的步调在加快,特別是運用物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提升傳統産業的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方面的水平,使得傳統産業,包罗鋼鐵、煤炭、石油石化、有色金屬、造船等行業,都出現了很大改進,運行效率、産品的附加值都有很大的提升,在今年的效益增長上打了“翻身仗”。同時在結構調整方面,國資委積極推動央企之間協同發展,特別是在一些科研、營銷,包罗産業的協同上下了很大的工夫,所以結構調整的亮點非常突出。

 四、新動能加快發展。今年非常振奮人心的是一大批的重大技術創新取得了突破,特別是乐成的研發、乐成的應用,對我們産業的發展品質提升有重大的意義。大家都知道,2017年一些重大科技结果不斷湧現,包罗“慧眼”衛星遨遊太空,首艘國産航母下水,兩架C919大型客機試飛乐成,AG600試飛乐成,首次海疆的可燃冰試采乐成,世界上最長的跨海大橋港珠澳大橋全線貫通,“複興號”高鐵乐成投入運營。這些重大項目都代表著世界科技前沿的突破,對我們中央企業産業的升級換代、産業品質的提升、附加值的提升都有非常重要的意義。同時中央企業在科技攻關方面也取得了很好的结果,特別是2017年有53家中央企業獲得了國家科技進步獎項,一共有83項,占到獎項總數的35%。中央企業“雙創”结果也非常顯著,2017年底搭建各類“雙創”平台970個,同時建成了實體孵化器和科技産業園一共271個,有11家企業成爲了國家“雙創”示範基地。這些科技創新加快了中央企業新興産業的培育,新動能加快發展,帶動了央企的提質增效。這些成績的取得爲中央企業邁向高質量發展,實現做強做優做大奠定了非常堅實的基礎。

 這些成績的取得,中央企業做了大量的事情,2017年國資委凭据中央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造的要求,全面摆设瘦身健體提質增效攻堅戰,從增收節支、结构結構、管理提升、加強黨建、風險控制等方面都做了大量事情;中央企業也是攻堅克難,紮紮實實解決了许多多年來想解決沒有解決的問題,霸占了在運行機制上、结构結構上的许多矛盾和問題。這些成績的取得,我們覺得關鍵還是得益于供給側結構性改造的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造是黨中央審時度勢爲應對經濟發展新常態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國資委和中央企業高度重視、堅決落實,以瘦身健體提質增效爲抓手,帶頭紮實推進“三去一降一補”各項重點任務,特別是在“僵屍企業”處置,化解過剩産能,“壓減”法人層級、低落本钱、推動重組整合、降杠杆、減負債等方面都下了很大的工夫,取得了很好成績,有力地推動了中央企業的結構優化、轉型升級和提質增效。

 我們從實踐中深刻的體會到黨中央供給側結構性改造這一戰略決策是英明果斷的,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推動我國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治本良策,也是中央企業進一步鞏固穩中向好、穩中提質的治本良策,下一階段我們還會進一步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造推向深入。謝謝。

 鳳凰衛視記者:

 我們有一個關于央企杠杆率的問題。2017年末杠杆率出現了一定水平的下降,但是今年的經濟事情重點之一就是防範化解重大風險,许多專家解讀這個重中之重就是國有企業的去杠杆,所以請問2018年甚至未來兩三年在降杠杆方面會接纳哪些步伐,謝謝。

 沈瑩:

 黨中央在十九大和中央經濟事情會上都提出要打好三大攻堅戰,防範風險是三大攻堅戰的重中之重。“去杠杆”是中央針對我國當前經濟進入新常態以後做出的重大戰略摆设,降杠杆事情對企業來講也是實現康健發展的前提,控風險也是企業包罗國資委高度重視作爲日常事情的重中之重。這項事情啓動以來,國資委下了很大的工夫,特別是從機制完善、責任落實、考核等事情方面都做了推進。從具體的步伐來看:

 第一,接纳了“五個控”。一是控行業標准,企業在差别的行業,資本結構不一樣,發展階段不一樣,這種情況下我們確定了一個能夠保證企業穩健發展的公道的資産負債率控制標准,這個標准分成三大類,工業企業爲70%,非工業企業爲75%,科研設計企業爲65%。

 二是控財務杠杆,我們針對警戒線和償債能力把中央企業98家進行業務分類,將超過了警戒線,償債能力比較弱的企業納入重點管控,納入重點管控的企業又進行分類管控,分成三大類。第一類是重點關注的,是指負債水平超過警戒線,但是償債能力、流動性、盈利能力還可以的企業。第二類是重點監控類,是指比重點關注類的杠杆更高一些的企業。第三類是特別監管類,是一些必須接纳嚴格管理步伐的企業。對這三類企業接纳差别水平的管控步伐,包罗從開支規模、投資規模、薪酬、本钱費用(招待費、管理費)從嚴控制。

 三是控投資規模。這幾年企業投資規模比較大,是形成高杠杆重要原因。所以國資委在控杠杆過程中把控投資規模作爲一個重要的步伐,特別是納入國資委管控範圍的企業要對投資規模進行嚴格管控。在管控過程中,首先,高負債企業的非主業投資要嚴禁。其次,對于低效業務的投資也要嚴格控制,對偏離主業的業務都要嚴格控制。特別是對一些逾越財務蒙受能力的企業的投資要嚴格把控。

 四是控風險業務。負債率比較高的企業,抗風險能力比較弱,對存在風險的業務要嚴格管理。主要包罗應收賬款、存貨的占用要大幅壓降,各類墊資的業務也要嚴格管理,包罗對外擔保、委托貸款,還有融資性貿易業務,國資委都接纳了嚴格的管控步伐。

 五是控財務風險。在以上四個控的基礎上對個別風險比較高、資金鏈比較緊張的企業,進行實時監管。這個“控”是解決風險,讓它不擴延、低落敞口的步伐,更重要的是通過三個“增”來解決,怎麽通過優化結構實現良性發展,有三個“增”:

 一是增股權融資。通過擴大股權融資來增加資本實力。國資委在2017年加大了事情力度,2017年中央企業通過股票市場和産權市場融資超過3500億,對我們的資本結構有很好的優化。

 二是通過債轉股增加資本。大家知道通過推動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是我們國家推動去杠杆的重要步伐,國資委和中央企業積極響應,我們對有債轉股需求的中央企業進行摸底,大約有36家企業具備有債轉股的業務需求。通過去年以來的事情,已經有17家中央企業和有關機構簽訂了債轉股的協議,債轉股的框架協議達到了5000億。目前我們正在督促企業加快落地,其中已經有40%的項目落地,大家知道我們有一些企業創造了很好的方法推動債轉股方法的順利落地。

 三是通過提高效益增加資本積累,靠自己創效來增加資本。通過瘦身健體、提質增效事情增加我們的效益,2017年中央企業的效益超過1.4萬億,對我們的資本積累産生了很好的作用。

 通過以上的步伐中央企業在資産規模、營業收入規模快速增長的同時,乐成實現了資産負債率的持續下降,到2017年末中央企業的平均資産負債率同比下降0.4個百分點。因爲央企的規模比較大,降0.4個點是非常不容易的,這對我們下一步繼續做好降杠杆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國資委對這項事情近期做了細致的摆设,制定了中央企業降杠杆、減負債、控風險的指導意見,明確到2020年前中央企業的平均資産負債率要再下降2個百分點。凭据這個目標去努力,我相信對中央企業的資本結構和資本實力,和穩健發展都有重大的意義。謝謝。

 中國新聞社記者:

 剛才您介紹到今年經濟效益的取得也得益于國資委和中央企業在“處僵治困”事情中的表現,您剛才提供了一個數字,2017年累計完成1200戶的“處僵治困”事情任務,其中400戶實現出清,想請您介紹一下國資委和中央企業2017年處置“僵屍企業”和治理特困企業的具體情況。謝謝。

 沈瑩:

 謝謝您的提問。處置“僵屍企業”是解決企業結構性矛盾,推動中央企業向高質量發展的重要步伐。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把處置“僵屍企業”作爲化解過剩産能的“牛鼻子”,我們牢牢抓住處置“僵屍企業”這個“牛鼻子”,推動中央企業结构結構優化,在2016年率先啓動了“處僵治困”事情。之前也給大家介紹過,國資委對中央企業所屬子企業做了摸底,研究確定“僵屍企業”和“特困企業”標准,並凭据標准確定了2041戶“僵屍企業”和“特困企業”,計劃用三年時間完成這些企業的“處僵治困”事情。這些企業普遍經營困難,有的經常停産、有的持續虧損、有的資不抵債,長期占用大量資源,對中央企業整體的經營效率有很大的制約,如果能把這2041戶的“僵屍企業”和“特困企業”處置好、治理好,對我們中央企業的效益提升和結構结构優化都將有很大的幫助。

 国资委在这项事情中,始终对峙三大原则:一是对峙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我们现在已经创建了市场经济体制,在“处僵治困”中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通过优胜劣汰出清扭亏無望、没有生存能力的企业。二是一企一策原则。企业长期经营困难,成为“僵尸特困”企业的原因有许多,因此要一企一策,因企施策。三是多措并举原则。治理“僵尸企业”和“特困企业”靠一种步伐往往难以奏效,必须多种步伐综合施策。

 从具体处理方法来看,我们也是三个方法:一是吞并重组改革一批。这些企业中有些企业虽然很困难,但是有的业务另有一定的生长前途,有些资源还可以利用,所以要通过吞并重组来改革一批,实现扭亏增盈。二是强化管理提升一批。有些企业运行效率低,不是没有产物没有技能,但是企业自身管理不可,存在资源配置历程中效率低下,管理手段落后等问题,可以通过增强管理,特别是对标、精细化管理,通过变流程、变机制实现提升。三是清理淘汰退出一批。这一批是扭亏無望企业,要加快市场出清,退出市场。在这个历程中我们还本着充实利用现有资源,淘汰对社会打击的原则,在处理事情中对峙多吞并、少破产。

 從事情組織上來看,因爲這項事情很複雜,企業長期虧損帶來许多矛盾和問題,處置中涉及人員、債務、資産怎麽處置,需要我們加強事情組織。我們在事情組織中也創新了许多要领:一是協同式推進。“處僵治困”是一項複雜系統的工程,涉及方方面面,爲了推動這個事情,國資委牽頭创建了15個部門參與的部際聯席會議制度,配合研究“處僵治困”過程中的一些政策,協同式推進事情。二是清單式管理。把每一個企業怎麽“處僵治困”都创建了清單。三是台賬式監測。2041戶企業都创建了台賬,並按季度對處置進展情況進行跟蹤。四是全覆蓋式督導,定期組織召開座談會,了解進展情況,了解存在的困難和問題,對力度不敷的地方進行推動,加強經驗交换。謝謝。

 華爾街日報記者:

 有三個問題。第一,您剛才提到在過去一年當中,中央企業在防範金融風險方面取得许多進步,那麽對于央企的改造會有什麽影響。第二,就債轉股方面,我們想知道外界尤其是投資方對債轉股方面的投資有多大興趣。第三,在傳統産業去産能方面,個人企業和公有、國企、央企之間的關系是怎樣的?謝謝。

 沈瑩:

 謝謝你的問題。我先答复第一個問題,防範風險取得了成績,下一步的改造怎麽摆设。風險防範和改造是相輔相成的,如果改造的力度加大,有利于防範風險,同時在防範風險方面取得的成績,爲我們進一步深化改造也創造了條件,2018年國資委會繼續加大國有企業的改造力度,特別是在運行機制上,包罗現代企業制度建設,在结构結構上,在國有資産的監管體制上,在培育企業家隊伍等方面會繼續加大事情力度。剛才講防範風險取得的成績,特別是杠杆率下降了0.4個百分點,2017年全年中央企業沒有發生債券違約的問題。

 華爾街日報記者:

 今年的預期會不會和去年一樣,去年沒有發生中央企業的債券違約,這種趨勢是不是在今年也有望繼續保持。

 沈瑩:

 因爲2017年運行奠定了很好的基礎,質量效益全面改进,我們國資委和中央企業全面啓動了降杠杆、減負債、控風險事情,我們有越发嚴密的步伐對債券償還情況進行實時監測,所以我們有信心、有能力維持今年的按約償債,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要求。

 第二個問題,關于債轉股方面的問題。剛才講到中央企業去年在債轉股方面創造了很好的模式,比如创建産業基金,包罗運用上市公司增發等方法,創造了很有效的債轉股方法。在債轉股過程中充实利用資本市場,歡迎各類投資者參與中央企業的債轉股,包罗外資。

 第三个问题,适才您讲到钢铁去产能,另有传统财产的去产能事情的摆设。国资委在推动中央企业去产能历程中,不但要淘汰落后产能,还要果断退出一些低效無效的产能,在事情历程中不绝加大力大举度,目前为止钢铁去产能的事情已经根本完成,下一步要利用现代技能来改革提升传统的钢铁财产。煤炭财产2017年超额完成了任务,今年要继承加大煤炭去产能事情的组织力度。2018年开端摆设煤炭去产能指标要在1000万吨以上,重点是要推动煤炭行业的重组整协力度。别的,在煤电行业、船舶制造、有色金属、炼化、建材等行业继承加大去产能力度,同时在去产能历程中注重和国有企业的深化改造、技能改革、重组整合紧密地结合起来,提高财产的生长。谢谢。

 中央電視台和中國國際電視台記者:

 國資委一直在通過“壓減”事情推動企業提高管控能力,我們從剛剛結束的央企負責人會上也了解到,去年央企減少法人近9000戶,能否請您介紹具體的事情情況。謝謝。

 沈瑩:

 謝謝你的提問。剛才我也介紹了,“壓減”企業戶數,減少層級是這一輪推動央企結構調整非常重要的步伐,也可以說是亮點之一。2016年5月份,國務院召開的常務會議對中央企業提出了三年要“壓減”20%的法人戶數,壓縮管理層級的要求。這個要求提出以後,國資委和中央企業高度重視,認真加強組織,對三年的目標進行了剖析,對“壓減”的方法也進行了梳理。

 從目前來看,這個事情進展是非常順利的,到2017年年底中央企業累計“壓減”法人8390戶,減少的比例達到16.08%,我們的目標是20%。其中2017年一共“壓減”5568戶,減少的比例在當年就達到了10.67%,其中一大批企業已經完成了“壓減”任務。這是從量上來看。

 從“壓減”的方法來看,8390戶裏面有54.6%的企業進行了工商注銷和破産退出,實現了市場出清,所以這個戶就銷掉了,一多数企業實現了出清“壓減”;有大約25%的企業進行了重組兼並,在集團內和一些優勢企業進行了重組兼並;有21%的企業轉讓控股權。

 從“壓減”的效果來看,多數企業特別是市場出清的企業都是不盈利的,甚至虧損的企業,這些企業減少以後對整體效益抵沖影響大大低落,同時這些企業關閉以後減少了人員,減少了管理費用,剛才我也講到僅管理費用一項2017年就減少了135億,對效益提升起了很大作用。2018年我們會繼續凭据事情摆设要求,進一步加大事情力度,今年我們提的目標是到2018年底“壓減”進度達到18%,到2019年6月份要全面完成任務,下一步進一步加強組織,爭取取得更好的效果。謝謝。

 襲豔春:

 時間關系,最後一個提問機會。

 香港有線電視台記者:

 去年中國審計署作出一個報告,它抽查了20家央企,有18家都有作假賬目的情況,請問2017年會不會有這種情況,你們怎麽制止這種情況再發生?

 沈瑩:

 國資委创建以來高度重視中央企業的會計信息質量事情,我們接纳了许多的步伐,特別是每年的報表決算管理上要求進行社會中介機構的審計,接受有關部門的監督,特別是我們審計部門監事會對賬目的核查。中央企業的企業集團的董事會也要對會計信息的質量負責,接纳了许多步伐,國資委每年要進行決算的審核。前一階段大家也關注,審計署有關審計部門對中央企業的審計過程中發現一部分企業存在減資准備計提不充实等問題。從量上來看,收入、利潤不實部分分別占比0.8%和1.7%,可見整體央企信息質量還是比較高的,對真實性沒有實質的影響。但是我們高度重視,針對減資准備計提不充实的問題進行了認真梳理,逐戶約談企業負責同志,特別是對分管財務的領導同志進行約談,要求對這些問題要嚴格整改,特別是要在長效機制建設上下工夫。

 在今年我們也要結合2017年的決算,要把會計信息質量的問題作爲一個重要的內容加強審核,對有關信息質量進行抽查,對發現的問題要嚴肅問責。企業也高度重視,對審計發現的問題创建了清單,一項一項的整改,凭据“三不放過”的原則(即不整改不放過、不問責不放過、沒有長效機制不放過)逐一進行整改。今後的事情中,國資委也會在這方面加大力大举度,進一步加強中央企業會計信息核算質量的管控,加大中介機構的審計力度,落實各級企業規範核算的責任,推動我們做實質量和效益。謝謝。


2018年01月23日

徐福順會見越南勞動、榮軍與社會部副部長尹茂烨一行
国资委党委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 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的重要发言精神 摆设深入推进中央企业党风廉政建立和反糜烂事情

上一篇:

下一篇:

沈莹:去年98家央企利润首破1.4万亿 增长15.2%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宁静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