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口岸裝卸用“機械抓鬥”替代工人肩挑手扛,到智能碼頭實現自動化操纵, 在港航業的發展中,技術創新從未停滯過。而隨著一個又一個自動化碼頭的誕生,我們確信,全球自動化碼頭的春天已經到來。

不但港航企業關注自動化碼頭

“全球自动化集装箱码头生长的春天即未来临,抓住了自动化码头建立的主流趋势,供求双方就会不绝取得共赢。”前段时间,在上海举行的全球码头智能化解決方案交换论坛上,上海振华重工向来自全球的用户和相助同伴分享了自动化码头建立的心得。

上海振华重工以口岸机器生产起家,其港机产物已远销外洋99个国度和地区。据英国著名的行业权威杂志《World cargo News》统计,上海振华重工已连续19年保持口岸机器产物全球市场占有率第一,平均到达70%以上;2016年度,其口岸机器产物全球市场份额更是到达了82%。截至目前,上海振华重工制造的2000多台集装箱岸桥、3000多台场桥耸立在全球200多座口岸码头上。

然而,绝对的市场占有优势并没有令上海振华重工感触高枕無忧。近年来,全球航运经济处于低位徘徊状态,行业内需要更高效、更环保的口岸产物,同时,上海振华重工也面临产物升级和提高附加值的压力。

爲此,上海振華重工花了近20年時間在自動化碼頭領域進行系統化深度耕耘,自主研發出新一代全自動化碼頭裝卸系統,如今已爲廈門港、青島港、上海洋山港四期以及意大利VADO港、阿聯酋阿布紮比哈裏發港等海內外口岸打造了多套自動化碼頭系統裝備。

上海振华重工董事长朱连宇在论坛上坦言,自动化码头系统具有“三高一低一短”等优势,也就是高效率、高可靠性、高先进性,以及低本钱和周期短。“如今的振华重东西备了提供现代化码头一站式解決方案的能力,包罗仿真筹划、港机设备、系统集成和运营维护。”

這次關于自動化碼頭的討論不僅吸引了馬士基集團、上海國際港務集團、中遠海運集團、地中海航運、東方外洋、長榮海運和萬海航運旗下口岸運營公司等世界知名航運公司的目光,還吸引了新加坡港務局、和記黃埔口岸、招商局口岸等專業大众碼頭運營商和全球排名前列的碼頭設備供應商的關注,甚至一些“外行”也給予了高度重視,比如微軟。

微軟距離口岸生産有多遠?事實證明,完全可以實現“零距離”。

微軟公司中國企業服務部副總裁王皓介紹說,人工智能及大數據運用等與當今港航經濟的發展潮流相契合,數字化將給碼頭生産和碼頭供應鏈帶來全新的變化。

港航經濟將越來越出乎意料

码头现场空無一人,通过大量接纳自动化信息技能实施的电脑自助操控,任由大型岸桥从船上装卸集装箱,轮胎吊自行滑动在堆场上堆放货柜,带顶升成果的自动化导引小车(L-AGV)则来回穿梭,最终安顿到集装箱车辆上……即将于今年底开港试运行的上海洋山深水港四期,向人们展现了一个标准“無人码头”的景象,而它也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自动化码头,口岸的集装箱从港区装卸到码头运输、仓储均将实现自动化运作,生产作业实现零排放。

在保證生産宁静、運營高效的前提下,自動化碼頭已經被越來越多的港航企業所接受。

此次论坛上,与会高朋们针对码头智能化各个环节中的要害点,从码头结构设计到口岸机器设备选型,再延展到智能运维,深入探讨了智能化码头的解決方案和生长偏向,为全球口岸物流体系、世界航运贸易、海洋经济生长和智慧都市建立献计献策。

高朋们认为,未来的港航经济可能越来越出乎人们的意料:通过自动化技能,昔日的万人大港可以酿成自动化的“無人码头”;除了码头作业越来越智能化外,借助信息技能,码头供给链也在悄然生变,码头设备生产、供给、运输、维护信息均可通过手机APP进行查询,码头设备供给商和码头企业还可以进行线上交易。

上世紀50年代,集裝箱化的海洋運輸剛剛起步,提高裝卸效率始終是全球各集裝箱碼頭口岸發展的重要話題。到了上世紀90年代,集裝箱自動化裝卸技術開始進入碼頭業者的視線。步入21世紀以後,口岸集裝箱裝卸從追求效率向自動化、人工智能及大數據運用擴展,傳統口岸如何搭上科技的潮流,實現智能化、低汙染成爲業內高度關注的焦點。

自動化碼頭的春天已到來

“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了全球航運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新港開始建設,舊港也在升級換代。上海振華重工總裁黃慶豐認爲,制作新一代的智慧口岸,實現碼頭智能化已成行業發展的一定趨勢。

從1998年在荷蘭鹿特丹自動化碼頭項目的基礎上開始研究自動化碼頭裝備,到如今已乐成打造國內外多個自動化碼頭項目,自主創新研發出新一代全自動化碼頭裝卸系統,上海振華重工相信,智能化碼頭的未來是灼烁的。

然而,自動化碼頭的推廣使用並不是沒有障礙。受制于本钱壓力,以及設備可靠性的擔憂,自動化碼頭的進一步推廣還面臨一些現實壓力。

首先是本钱較高,一次性投資大令企業望而卻步。

影響自動化普及的最重要因素是本钱壓力。從全壽命期本钱看,自動化的本钱很低;但在短期內,本钱卻很高。國內碼頭目前的裝卸費率普遍不高,用戶投資的回報周期太長,也讓投資者在投資上越发謹慎。

其次,風險也大,穩定性和可靠性仍有待觀察。

一旦实现自动化,無论是操纵系统照旧自动化设备都不允许“试错”,因为一旦产生妨碍,很有可能导致整个码头生产瘫痪,这对付一个日集装箱吞吐量到达100万箱的码头而言是不可想象的。

另外,自動化碼頭的推進還需要买通供應商、集成商、應用商的産業鏈條,構建自動化研發與應用平台,由巴掌變拳頭,推動焦点項目的突破與應用。

比如,可以借鑒國外經驗,像印度那樣把國內十個大型口岸创建一個聯盟,打造一個自動化碼頭創新平台,每個口岸投入10%,配合尋找集成商和供應商,一旦項目和産品取得突破,這十大口岸都是受益者。

大概,像日本那樣推廣應用自動化裝備。針對機器人産業發展,日本1980年制定了“財政投資融資租賃制度”和“中小企業設備現代化貸款制度和設備借款制度”,並推出了機電一體化稅制,旨在鼓勵企業推廣應用自動化裝備。(賈遠琨)


2017年12月01日

王文斌會見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
經濟日報:四個翻番是這樣實現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經濟參考報:全球自動化碼頭春天已經到來

添加時間: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宁静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